2007年4月25日星期三

生活

摸了摸口袋,只剩下了100块。生活在这个城市,发觉确实没啥朋友,也许是我太自闭了。
原来自己很穷,什么都没有。钱一个很奇妙的东西,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潜力,或者能怎么样,我不想怎么样,我只想有个自己的小屋就够了。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,顿时有种触摸不到的寂寞。
我在地狱,仰望着天堂,而天堂遥不可及。

没有评论: